火星运河

我没有爬墙,墙只是增加了
心平气和,不要吵架,专心舔老婆

【五黑框】重返十八岁


有一些bug,请勿深究🤣


——————————————


今何在今年也三十好几了,从腼腆的少年变成了腼腆得像少年的大叔。


三十年的光阴似箭也没能在今何在身上留下太多的印记,最多头发少了点,他仍然熬夜打游戏,还是死宅,每天还发微博。


今天下午他转发并评论了一条新闻,因为内容契合,还有小姑娘在他评论区里刷那句“你见过今何在吗?长得可清秀了,今年才十八岁。”一呼百应,“猴子永远一十八”,他习以为常,只是笑着划过。


当晚他做了个梦,梦到有人跟他说话:“一句文字的祝愿,可以积分五十,一句虔诚的祝愿,可积分八十,一句呕心的祝愿,可积分一百。你已集齐积分千万,可实现两个祝愿。”

“是要让我许愿吗?”

“不用了,谢谢!这个步骤别人来,您等着实现就好。”

“这样多的文字祝愿有两个,分别是猴子永远十八和五黑框永不和解,它们将会同时实现。”

他醒了,却忘了愿望的内容。


他醒来,发现自己在陌生的房间里,他想打电话找人帮忙,事实上手机也是陌生的,但他很快摸索清楚并翻阅了电话簿,拨打了江南的电话。


今何在问他在哪,要过去找他,自己在哪,他去哪了?


江南什么也没说,好一会才干笑两声,问他,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今何在反问他说这句是什么意思,听不明白。又问江南在哪,自己要过去找他。


江南说自己在北京,有本事你就飞过来。


今何在说好,虽然我感觉现在很不对劲,但我会过去问清楚。


今何在把电话挂了,江南回味过来,今何在不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人,在逻辑上这通电话完全不应该存在,但他还是没删我的电话号码,江南想到这里又觉得自己有点犯贱,开始努力思考起今何在的这通电话来。


晚上睡前的江南还在思考这个问题,又接到了今何在的电话。


江南慢了两秒才接,心如擂鼓,他听到今何在细细的柔和嗓音从手机里传来,上次都没注意到,人的声音老得真慢,他说话还是像从前一样。


“你家在哪,我在北京XXXX机场。”


江南的觉得自己的心停跳了两秒,他希望自己急促的呼吸声没有被收音,怎么回事,这是?他皱起眉头。


“你……别动吧,我来接你。”


于是两人大半夜才回到江南的家,路上一句话也没说。


江南看着显然一点没老的今何在满腹疑惑,却等着今何在先开口,今何在一路玩手机,看到了不少自己发的文章和对江南的斥骂。


江南看起来比他印象中稳健了许多,他看起来就好像今何在是一个不熟的人。


今何在开门见山:“我失忆了。”


江南坐在他考究的沙发上笑得有点难看,他很快接受,点点头,问,然后呢?


今何在熟稔地贴过去问:“网上那些,是真的吗?”热烈天真的眼神,烫得江南不敢对视。


江南想站起来提着今何在的领子大声质问他:曾雨!你想干什么。但他是个胆小鬼,他只是答,不知道你想问出什么来。


今何在又追问:“我们决裂了吗?你讨厌我?恨我?”


江南假笑起来:“是的,我们确实决裂了,我讨厌你,你恨我。”


今何在赖在了江南家,理由是失忆了没办法照顾自己,江南想说让他找别人去,但膈应今何在也是个不错的差事。


这几天,江南对今何在像对待陌生人,今何在对待江南像对待鹧鸪天。


江南相信今何在是彻底失忆了,只记得他卷账本之前的事。


愤怒和庆幸一下都涌上江南的心头,生气他怎么能忘,庆幸是不该有的,可在心里就没必要骗自己了。


玩游戏时今何在眼睛闪闪发光,在看到他不小心撞到头时笑得露出虎牙,在吃饭时默默挑食,这个好像从同居时代穿越过来的今何在,让江南看到许多过往的画面,搅得他的心一团乱麻,江南一开始假装没看到不回应,后面相信今何在失忆后又更加不知道如何自处了,乱七八糟的心思开始疯长,他快要疯了。


江南睡不着,头痛无比,喝酒喝到了半夜三点,倒在沙发上睡着了,今何在出来小解,问他怎么喝成这样,回房睡去,江南被弄醒了,眯眼看了半天才看明白是谁,立刻拉开距离,站桌子对面指着今何在骂:“……你以为、你谁啊……别、别管我!”


今何在看着他摇摇晃晃好像要摔了,又快步向前托住了他,打算扶他回房算了。


江南看样子不愿意被他碰,猛地挣扎起来,两人皆摔倒在地,江南好像被摔醒了,说话都顺畅了不少:“你以为是谁啊,这是你新想出来让我道歉的办法吗?我不会道歉的,别自以为是了,那又不单单是我的错,从我的房子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你怎么敢忘?你想让我一个人吗!”


今何在不想跟醉鬼计较,随便他发疯吧,他要去继续睡觉了,转身要走,身后又有了别的声响。


江南哭了,他蜷缩在地上,哭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还在说个不停:“别再对着我笑了,别再对我好了,你是故意过来折磨我的吗?”今何在又折回来,蹲在他面前,回答道:“不是,我没这么无聊,我也不知道我想要怎样,我或许只是想把忘记的想起来才过来找的你。”


网上的帖子看着就像小说一样,没有实感,还那么荒谬,江南哭,他今何在还想哭呢,凭什么啊,他好不容易才遇上一个志同道合的人,怎么一觉醒来变成了无法挽回的残局,他还陷在梦里,梦里他和江南青春恣意,正要共建九州,他还有许多事想跟江南说,还有许多的故事想跟他一起谱写,说到底就是他不信,他要自己一探究竟。


“我不知道你现在这样还能不能听得进去。”今何在告诉江南自己想回想起来一切,哪怕是不好的回忆,他们一起面对,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呢。


今何在仍然赤子童心,星星般熠熠闪光,阴渠老鼠仰望的星空里,他不是最亮的一颗,却是最恒久闪耀的一颗,江南在有那么一瞬间偷偷的祈祷,曾雨,求你最好一辈子也别想起来。


江南蹒跚着爬起来,厚着脸皮紧紧抱住今何在,猴子还是那么瘦,薄薄的,却又不易碎,他总是坚韧刚强,他求今何在别走,原谅他吧,继续当朋友好不好,就像从前那样,就像几天前那样,他们还可以当一次知己,再做一次无忧少年同游九州,再一起做他们的梦。


可要实现的有两个愿望,除了十八,还有永不和解,江南崩溃道歉,今何在便原谅了他,可是他们不能和解,于是今何在想起来了一切,他没有变回十八岁,因为书迷朋友口中的十八岁是江南口的十八岁,那年他早已不是十八。


“十八岁”的今何在会让现在的江南哭着把账本还他,“十八岁”的今何在会跟江南和解,恢复记忆的今何在却不会因为这种像欺骗一样的外因而有的道歉而宽容,“铁石心肠”的今何在与现在的江南不会和解,可以同时达成两个祝愿的一个条件得以实现,可让今何在再变回“十八岁”,那另一个祝愿又将失效,于是祝愿消失了。


今何在和江南都被恶心到了,谁从中获得了快乐,只有作者。


把与天共地画得像幻花😂

choker好看!张开手臂的动作让人想起飞鸟展翅

(节目开始法藤还在衣服里,结束后全在衣服外了hhh

临摹照片,都是随便截的图,但是很好看,于是摸了

抬头时眼里总是充满希翼

希望你能一直创造历史❤️

填这个真是困难,大多数角色都是又想看他揍人,又想看他被揍

男酮弹幕

向教练撒娇求夸奖并成功了的光熙

昨天跟橘一起合播的男明星光熙,等一个字幕版🤤🤤🙏

【多多和壳】魔王和狐狸

*no cp

只是点废话,看到合照感觉到一丝宽慰



———————————————————


魔王已经做了很多年的魔王。

 

春去秋来,他的王朝总是白昼,夜晚像流星,总是一闪而过,太多的东西在时间里遗失。

 

在一个秋季,他从王座上走下来,去找回他遗失的法杖。

 

换好有兜帽的斗篷,他便出发,去往自己的旅途。

 

在过往漫长的岁月里,他统治着这片土地,可法杖掉落的位置太远,他也记不起来了,起码会在松林旁的草地外,松林太近,草地也太近。

 

魔王穿过松林,在草地里看到了很多花,有的开了,有的没开,他举起手想让大家全部开放,没有一朵花发出“嘣”的开花声,他才想起来法杖被他弄丢了,他想摸摸花瓣上的露珠,也被蜜蜂打断,他扁了扁嘴,继续赶路。

 

秋季的河边有芦苇,林里有落叶,草地是枯黄色,枯萎的丛生杂草看起来很蓬松,他打了个哈欠,准备小憩一会儿,将杂草拨开,里面有团毛绒绒的半大狐狸,像团火红的枫叶。

 

法杖还在的时候,他也来过这片草地,也有一只这样的狐狸,那只狐狸当时还年幼,柔软亲人,不知道是否是同一只。

 

蜷缩成一团的狐狸被他吵醒,将尾巴从身上挪开,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地,抬了一只眼睛看向他。

 

魔王试探着将手伸过去摸了摸它的头,它没有避开,水滑的皮毛,像过了油,他没忍住又摸了几下,狐狸熟稔地蹭了蹭他的手心,柔软光亮的毛发也应动作荡出一层层的波纹。

 

“我要睡觉了。”被摸了一阵后,小狐球把脑袋扎回自己的毛里闷声闷气地说。

 

“好吧,我能睡你旁边吗?”

 

“嗯。”狐狸把尾巴也盖上了,彻底变成了一团毛。

 

魔王轻轻躺在它旁边的枯草里,听着枝和叶折断的小小咔擦声睡了过去。

 

一觉睡醒,仍是白天,不知道是昨天尚未过去,还是已经到了今天。

 

小狐狸已然不在旁边,魔王也要继续踏上征途。

 

抖了抖斗篷上沾上的草,戴上帽子,他继续往沼泽方向走去,遇上更高的树和蜿蜒的藤蔓,这里的植物不再是枯黄色,更多绿意,更多的雨,更温暖,他在叶子堆里又看到了那团红色。

 

“狐狸,你怎么又在睡觉?”他蹲下来戳戳小狐狸,他曾经很小,现在也不多大,如果不是太亮眼的毛发,陷在落叶堆里根本看不见。

 

“我想穿过这片森林去外面看看,可是我太困了,总是睡着。”他说完又打了个哈欠。

 

“我也要去森林外面,可以载你一程,你可以睡在我的肩膀上。”他将手伸到狐狸旁边,在好一会儿里什么也没有发生,突然,狐狸像一道红色的闪电顺着他的手臂跳到了他的肩上。

 

狐狸需要食物,这个林子里只有果子,他可以使用树枝打下来,可逗狐狸玩总是很有趣,狐狸在他的撺掇之下学会了爬树,俨然是一只能独自生存的狐狸了。

 

脚下的落叶越积越厚,在这天,他们终于见到了树林的边际,是一大片沼泽,很宽,没有动物的身影,也没有食物,狐狸不能在走下去了,魔王将狐狸放下来。

 

“你得一个人回去了。”

 

“你还要走吗?”

 

“是的,我寻找的东西要走到这片土地的边界。”

 

狐狸用头蹭了蹭他的腿,嗖地一下蹿走了,魔王很快便看不见它的影子。

 

魔王走过沼泽,又看到了一块草地,只是更少的草,和更荒芜的地界。

 

快到冬天的时候,他走出了那块荒地,他走到了冰原,这里什么也没有,除了漫长的夜晚、呼啸的寒风和偶尔的极光。

 

他想,可以原路返回,也可以转换方向再起征途,但是他现在其实不关心旅途了,也不关心法杖了。

 

他躺倒在积雪上,就这样睡去,雪在他的身上堆积,他化成了一座冰雕,隔着厚厚的积雪,或许会有后人找到他。

 

直到他被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吵醒,是狐狸敲击他身外的冰层,一大团火红色在冰天雪地里格外醒目。

 

他站起身,冰便随之消融。

 

“我去找我的朋友了,你呢?”小狐狸已经彻底变成了大狐狸。

 

“我还没想好,不过总会再见。”他挠了挠大狐狸的下巴。

 

“下次再见。”狐狸轻轻咬了他一口。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