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芪

磕all鹿 all爱 all志乃 all伦
哲学组是白月光

范特西X加藤
第二波强人锁男
是手汗成就了今天的我

第一波强人锁男
奶茶拟人X粉红格子伦

#占tag致歉#伦受和水仙伦的各位同学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

欢迎来玩鸭( • ̀ω ⁃᷄)✧

柠栀: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还在为吃伦受和水仙却找不到组织而烦恼吗?!!

那么赶快加入我们!一起快乐吸伦叭!!!


QQ群里的小伙伴都很友好和善哟——(x)!


划重点:是QQ群鸭!




在伦妹害羞的边缘试探,群聊号码:854186921

最近脱离了板子,没办法画画。

顶多拼个图,做做表情包什么的。

我还没有爬墙,只是顺便吸一吸周董。

真的可爱,十多年执着于装酷,但我现在怎么看都是在卖萌,不用救我,我死的很安详。

我想吃周董的水仙XD
是情侣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没有人吃我安利,我不会被喷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开除粉籍)

群里小伙伴说想看画眼线的梗
_(:3」∠❀)_
我画了
嘻嘻

画着画着,发现草稿和第一层线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合并了
画不下去了
我喜欢硬核lolita

【止鼬】发生在拉文克劳休息室的一些谈话

无敌快乐!(我手癌把评论删了😭
是写给我的生贺(高调炫耀!

荒川獭獭-众生皆苦你最甜:

-@黄芪 黄芩生日快乐!!!
-HP AU,双拉文克劳设定,OOC有,会牵扯到其他宇智波件套cp,请自动避雷













等到宇智波止水魔杖尖端的荧光一闪即灭后,他拍了拍宇智波鼬的背,率先走入了应召降落的菱形水晶中。


来过拉文克劳休息室的人,很容易便被那处在头顶上方,或高或低、忽远忽近、星子般缀着的大大小小菱形水晶所吸引。这些水晶实际上是一个个透明的私人空间,它们悬浮在休息室高不可测的天花板吊顶之下,轻纱幔帐流动着水银的光,既能隔绝人声视线,尊重个人隐私,又为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独特的“星空”引入了一道极光的景致。


“拉文克劳女士真是懂得生活的人。”止水靠上水晶内的天鹅绒软垫,说出了他每次进入都会感慨一番的话语。“空间魔法的生活化运用也是恰到好处,当然,我们也在这么使用,可是和千年前创始人绝佳的妙想相比,简直不值一提。”他耸了耸肩,带动了学院外袍袒开、深蓝的里衬露出,他曲起一条腿,另一只手向着侧边伸去,快要触到空间内另一位的肩头时,被恰到好处塞了一杯热可可。


桌面不知何时已经摆上了另一杯褐色液体,上面浮动的奶白拉花在霍格沃兹校徽和拉文克劳院徽之间变换,独特的浓厚香气表明了它是一杯拿铁,而鼬一直盯着它看。


“这个味道……”止水手里的可可也有着相应的可变化奶盖,不过纹样是拉文克劳的渡鸦扇动翅膀。止水收回双手握着这杯可可,眼神像在比对拉花上动态的禽鸟和鼬院袍胸口的绣纹,他在可可整齐的液面和鼬缓慢啜饮的喉咙之间游移目光,然后道:“鼬,我敢说你一定给我加了你那杯相同分量的奶和糖,区别在于你的底料是苦咖啡而我的是甜巧克力。”


“如果你不愿意喝。”宇智波鼬终于愿意把注意力从他那杯拿铁上分一些给止水,也许他只是想听点更有价值的内容,“如果是那样,你大可把它倒掉,像这样——”他舌尖一转舔掉了唇边沾着的白沫,同时令人不可忽视的是他手上的动作,杯子被翻转,里面的液体倾斜而出,却在溅湿坐垫之前全数消失。


“无声消失咒。”宇智波止水抖出魔杖,他轻巧挥了一个圈,银椴木灰白的杖身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浅色残影,新的饮料从鼬的杯子底涌现,同时被人钟爱的三色丸子也出现在了桌上。止水当然留意到鼬他左手袖口只露了个杖尖的龙心木魔杖,收得足够迅速,在施展的时候也足够震慑人了。


“进步惊人,我记得消失咒是五年级的课程内容,而我们才三年级。”宇智波止水是笑着说的这话,他一旦笑起来,所有的松散与不绅士的动作都会宛如被镀上一层柔光,休息室内与皓月无二的清辉擦着他的轮廓线投进了小小的水晶房间,这让背光的止水看起来像是在发光。


会发光的止水继续说:“小鼬不愧是天才,霍格沃兹会提前给你发录取通知书不是没有缘由的。”


这件史无前例的事在宇智波鼬尚且不到十一岁便入学霍格沃兹魔法学校之时就已经引起过热议,其中不乏一些“古老的宇智波的阴谋论”,以及“千年古校自动检测系统终于故障”等等声音,而跟随大众讨论这些不切实际的胡乱猜测向来不是宇智波止水的风格,于是,对这事并非不存在好奇的止水选择了在三年级的一个夜晚跟当事人进行沟通。


“所以你想说的就是这个?”宇智波鼬沉下脸放下杯子的表情显得相当能唬人,尽管他比止水小了三岁开外将近四岁,但小小的脸孔总是透着稳重和威严,这也许和他总是模仿那位就任魔法部要职的族长父亲有关。


不过更肖母亲的精致与未长开的稚气使得宇智波鼬板着脸的样子也格外可爱,在止水眼里,这是值得撩一通鼬的小辫子的时机,于是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我认为霍格沃兹发送录取通知的检测系统主要依据的是学生们的生理年龄,如果是九月一号开学日之后生日的人会在下一年入学,这是我们之前的已知常识,现在由你打破了,所以我猜测十一岁并不是霍格沃兹的入学标准,至少并不是唯一的。”止水和鼬之前一样的端起杯子,他啜了一口已然替换成正常甜度的可可,接着说:“这难道不是一个有意思的课题吗?鼬,对于发生在你自己身上的事,我不信你没有探究过。”


“如果真的没有呢?”鼬刚这么说完,桌上仅有的三串丸子便被止水取走一个,这种精巧的小甜食可不是霍格沃兹厨房会供应的东西,只有霍格莫德开放日早早前去蜜蜂公爵才能抢购得到,是真正吃一串少一串的珍宝,鼬看着止水三两口啃完这一个丸子,眼睛瞪得老大。


止水心想鼬一定不知道自己每次做出的这种表情有多可爱,丸子和小鼬真甜他需要再来点饮料。



终于,捏着一串三色丸子陷入内心挣扎的鼬开了口,他说:“最开始,我猜测也许霍格沃兹是按照心理年龄来寄的通知书……”止水在鼬把穿丸子的竹签对准他的时候停下了憋笑,“但是显然,生理年龄和心理年龄对不上的不止我一个。”


“比方说带土小叔叔。”止水用他捂着嘴偷笑的手顺势撑住了下巴,他靠在桌边,这个时候他们的菱形水晶转到了背光的暗面。“这么说也许不太好,”当然会用这个开头的话注定了这句只是一个谦词,“我觉得如果真要按照心理年龄,带土叔至少要和我们同一年入学。”


“然后他就会错过他的卡卡西,成为宇智波最后一个单身的祸害。”鼬语言平静,仿佛招呼都不打直接以下犯上的人并不是他。


“噗。那么这个假设不成立的话,小鼬还有什么想法?”止水敲击桌面,新的一份三色丸子被供了上来。


“我想,十一岁如果不是年龄的上限的话,也许会是下限。”之后宇智波鼬便埋首于他的丸子,留了止水一个人绕着他短鬓角上的卷发若有所思。


“其实,小鼬。如果我说你并不是唯一的跨年龄入学呢?”止水握着他的可可这么说了,“只是一年级很少有人会在意一点微妙的月份差,霍格沃兹并不是限定的满了十一岁才会入学。今年的新生里有个孩子,生日是十月十日的。”


鼬懂了他的意思,同时他也想起了双十生日的那个孩子,漩涡家的后裔,竟然是未满十一岁入的学吗?由于今年弟弟佐助也入学,并且同样被分在了格兰芬多,鼬留心了一下开学分院的其他人,他对这个一惊一乍的金发孩子还有印象。


“所以假设一是彻底被推翻了,假设二也还未能落下定论。”鼬做出总结。


“噗……”止水发出了今晚他的第二声喷笑,“你说这话的方式可真像我们的前任院长。”


——————

拉文克劳的现任院长是和宇智波止水有着极近血缘关系的宇智波镜,而前任院长是以冷静睿智著称魔法界,又以严苛和恩怨纠缠闻名霍格沃兹的魔药学教授,兼现任格兰芬多代理院长,千手扉间教授。


职位的变更是止水他们一年级暑假的事,那三个月发生的变动足以载入《霍格沃兹,一段校史》。前斯莱特林院长宇智波斑与前格兰芬多院长现霍格沃兹校长千手柱间决裂,让一群刚刚毕业光明正大开盘赌两位院长什么时候官方宣布出柜的毕业生大喊庄家作弊,没办法,谁不知道由于柱间院长广为人知的私人爱好,魔法部认证的赌场几乎都被扉间教授划入了千手家产业范围。而扉间院长对兄长自由恋爱的态度,是从学生时期就摆明了的坚决反对。


同时拉文克劳出身的扉间院长史无前例的卸任暂代了空缺的格兰芬多院长一职,当然,不会有任何人质疑扉间院长不符合格兰芬多气质的地方,如果他们见过教训柱间校长的扉间教授的话。


而空缺的斯莱特林院长职位,则由宇智波斑的弟弟宇智波泉奈教授暂时代理。这位宇智波教授的科目是三年级可以选修的算术占卜,同样他也是史无前例的选修课院长了,与素来高调的哥哥不同,这位泉奈教授就如同他的课程一般,学生们想来混分或者打发时间他都表示欢迎。就算他的上课内容显得需要一定天赋,但他的谈吐与见解依旧充满着魅力。是公认的温和又英俊,极具风度并且能在情人节收到许多巧克力与情书的受欢迎教授。


而这里边,赫奇帕奇的女生应该是最少的。赫奇帕奇院长漩涡水户女士每次与泉奈教授的偶遇都显得疏离又有礼,这样保持距离的态度也许影响到了她学院的孩子。


扉间教授对这些暗潮涌动不予置评,他依旧我行我素两点一线于办公室(实验室)和教室之间,如果这两个地方都找不到他,请去校长办公室,口令请翻开《曼德拉草的一百种用法》照着目录读下去。


千手扉间教授毫无疑问是一位真正的研究者,虽然他贩卖起自己专利版权的架势精明得像麻瓜的犹太商人,这只能说他真正拥有拉文克劳老鹰般的锐利智慧。


止水与鼬有幸在第一学年接受了拉文克劳院长扉间教授的教导,然后在高年级学长学姐们痛并快乐着的复杂情绪中目送扉间教授改披上烈火色泽里衬的袍子。


“要我说,还是蓝色更适合他。”六年级的带土小叔叔裹着他有着同样红艳底色的院袍挤进了一堆蓝色领带的小鹰中间,“瞧这顿开学宴,上面就数扉间教授的脸憋得泛红,一看就是颜色不合适造成的。反观旁边的泉奈教授,碧绿的宝石领扣多适合他,这才叫毫无违和感。”


被硬生生插进一只宇智波狮子的止水与鼬选择了继续吃他们的南瓜派。带土小叔叔大概永远都注意不到他可爱的男朋友脸上的不忍直视,隔着赫奇帕奇长桌都传过来了。


——————

“说起去年开学宴……你知道扉间教授今年是怎么告诉格兰芬多三年级选修课的情况吗?”止水看向了鼬,他现在又到了背光的位置,而鼬却正好逆光而坐,全然铺洒上人正面的月光把他照得透亮,像什么水晶做的雕塑,可这一尊既不易碎也不脆弱,他坚定、通透、又温柔。


鼬看到了止水嘴角挂上的笑意,他知道接下来止水要说一些好玩的事情了。


果不其然,止水在鼬投过目光后清了清嗓子,他模仿着扉间教授低沉的声线说:“如果想要从选修课程中多获得些微知识,那么擦亮眼睛辨别课程而不是囫囵吞枣就该是务必做到。某些课程标明了它的研习需要一定的天赋,这样的课程说明只是在掩饰它的毫无逻辑并且为它无法被大众掌握作出说辞,就算有标明看似理性的前缀也并不是什么深刻又值得探秘的学科。这一点希望大家谨记。”


鼬听后颇为中肯的评价:“我从这段话里只听出了一句话。”他看着止水撑着脸挑眉看着他,似乎在等鼬得出他存在心里的那个结论,鼬继续说了:“「不要选算术占卜」。”


“所以蛇和狮子是有什么天赋加成吗?”止水又开始绕着他的鬓角,“能把冷静的拉文克劳前院长都拉入斗争的漩涡。”


“还好我们都是鹰,小鼬。”最后止水停在杯子边的那只手终于如愿探到了另一个人的手上。











END.